设计师风采
岗位之星 当前位置:首页 > 设计师风采 > 岗位之星 > 详情

罗劲--中机国际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

作者:本站  来源:网站编辑  阅读:7394  更新:2019-04-22

28年建筑梦|一半清醒,一半痴狂

罗劲:1990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建筑系建筑学专业,28年间,一直从事规划建筑设计工作。现为中机国际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总建筑师,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。湖南大学客座教授,中南大学研究生课外导师,中国建筑学会会员,湖南省建筑师学会副理事长,2010年评为湖南省优秀勘察设计师,2016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,2018年入选长沙市首批高层次人才(省市级领军人物)。作为湖南省知名专家及学术带头人,为树立企业品牌,将湖南建筑设计推向全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 

主持主创:世界第一座大型水稻博物馆——中国隆平水稻博物馆;国家级遗址公园主体建筑——长沙铜官窑遗址博物馆、城头山古城遗址博物馆;中机国际研发中心;湖南省交通勘察设计大楼;株洲汽车博览园等大型文化公共建筑以及湘潭大学毛研大楼;中南大学地信楼;百年名校雅礼中学本部;明德中学本部;长沙市一中双语实验中学;师大附中梅溪湖实验中学等教育建筑。

blob.png


      罗劲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机械工业部第八设计研究院(现中机国际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),28年间一直坚持在创作一线,作品多次获得省部级优秀设计奖,2008年成立罗劲工作室 ,在“罗劲工作室成立十周年”作品回顾展上,问及感想,她说:“28年建筑梦的坚守,一半清醒,一半痴狂,不改初心的依然是对建筑的执着和热情!”


一、建筑是生活的容器

      罗劲:我是长沙人,我小时候住在湘江边的怡和坪1号,现在这些老地方都不存在了,我只能去长沙规划馆的老长沙模型上找到它们,其实也蛮遗憾的。但我依然记得外婆在有天井的院子里,跟我讲那个时代包容开放的长沙人怎样的知性和果敢,那些交谈的片段和温馨的场景一起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 

      我常常在想,每一个建筑都有它存在的理由,那些所有生长在时间轴上的建筑。不然你不知道每个年代是怎么走过来的,他们代表了每个时代的特质。我们与其破坏老建筑再造一个假古董,不如让城市有序地生长,真实生活组成的场景才是这个城市该有的模样。

 

 

      “建筑是不同人的自我感受的不断叠加。”——罗劲在接受《晨报周刊》记者采访时,看似不经意说出的一句话,却成为了她的主要设计理念。

 

      当面临一块建筑基地,面对它原始的山水环境的时候,罗劲总是会有一种本能的冲动,仿佛建筑本身就存在在那里,只是等待人们去发掘。所以罗劲的很多作品,总是让它们以一种最接近大地的状态回归自然。于是我们可以看到,在湘江畔的铜官窑遗址博物馆,建筑彷佛一条长长的龙窑,从地面升起再回到地面,恰如陶瓷的制作过程,从泥土中来再回到泥土中去。而在给中国最古老的城——城头山,做遗址博物馆等规划设计的时候,罗劲赋予建筑田野的肌理,让建筑消隐在田野之中,既震撼壮阔,又留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。

 

      “地标有虚有实,但它连接了你与这座城市、这片土地的故事,每个人心中的地标或许像路牌具有指示性意义。它可能是家门口的那棵大树,街角的那片墙,甚至是坡子街飘散的各种小吃味道,承载的是你内心的某种情感寄托。”罗劲认为,就像文学、音乐、绘画一样,建筑其实也是一种表达方式, 一座建筑要成为大家公认的地标,则需要让人了解它背后的故事,并且创造新的故事,从而激起大家的情感共鸣。她不止一次地说到建筑就是承载着人的情感、梦想和生活的容器。

 blob.png

 澧县城头山

 

二、建筑是情感的延续

      罗劲一直认为,在建筑中创造相遇的空间,暗藏线索,是建筑延续的有趣的地方。

      罗劲:2006年我们接到明德中学新校区的设计,设计之初,陪同校领导参观百年明德的老校区,有长沙第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乐诚堂,有优美的屈子湖,有黄兴图书馆,一切都充满挑战,后来,在明德中学整体搬迁的项目中,我们的里理念是利用空间的组织,材料的交错让新的建筑体现老的情怀。那一年十几个单体陆续建成 ,我常常走在去工地的路上,看着建筑一点点从地面生长出来,得到老校友们的认可,满心欢喜,建筑终究是可以唤起记忆的。

 

      因为是父亲的母校,项目落成后,我曾陪父母走进新校园,悄悄地问过父亲,有当年的影子吗?

 

      雅礼中学是我的母校,2010年我们设计雅礼中学的主教学楼,面临着原址重建,因为离场地近,感情也近,过程中,我们一直在校园里漫步,她的樟树,她的场地,她的气息,常常让我回到期间的那些年:砖红色的建筑,五层楼,屋顶有一个圆形的天文台,后面有一个大大的园子,男孩子们在那里摔爬滚打,女孩子们在那里掩藏心事,而后的延续,是那片温暖的文化墙,在仿制的西牌楼的的大门下,罗列着让每一个雅礼学子骄傲的名字。所有的这些记忆与教学楼的重建有了一种直觉的联系,他们一下子有了清晰的落脚点。所以我们保留了原有格局,主楼仍在原有的位置,南栋后院仍然留有往日的气息,我们希望的是孩子们回来的时候仍然找得到当年的那些线索,而随着时间的增长,建筑的空间里会叠加更多新的故事。

 blob.png

blob.png

雅礼中学


三、美的建筑要打动人

      罗劲:一个建筑的最终完成受很多方面的影响,要有足够强大的心脏承受各种各样的质疑,做建筑的确非常辛苦,但是一个房子建起来立在那里好几十年,其实想想还是蛮让人紧张的,非每一步都谨慎不可。

 

      就算设计师的最初的想法被消减得只剩下60%,我觉得你还是要去争取这60%里面的90%。

 

      我的孩子在BARTLETT学建筑,他的老师几年才做一个小房子,为了得到一块有肌理的玻璃小折板,会去玻璃厂蹲守一个月。老师最近布置的课程设计是在泰晤士河边做一个6米*10米的房子,让他们假设房子是打算给谁住的,是作家、花匠还是裁缝?是要放在河边什么位置,周边的环境是什么样子的,那些街巷是什么样的背景,光是做实地调研就要三个月。

 

      儿子说,妈妈你们做那么大的建筑,怎么能不珍惜每次的机会呢?我想是的啊,我们经常一个星期就做出了一个房子(的方案),你怎么去打动人呢?那些机器复制的东西没有办法打动人。

 

      好东西一定是基于慢工出细活,我目前手上的事情,我尽量让它的完成度高一些,在自己能力范围内,尽可能多跑现场,尽可能把失误度降低,给自己的团队灌输责任心。

 

      建筑是很长的过程,一件银首饰一天可以拧成,一件家具几个月可以打成,但是一栋建筑从做方案到建成至少要几年,人生有多少个几年?



上一篇:本篇是第一张
下一篇:龙小兵--中国能源建设集团湖南省电力设计院